《镜双城》真人剧未播动漫版先火 动画番剧实力助攻IP孵化

更多爆款作品涌现,更多S级IP入场,2020年,人们对国漫的关注度又上了一个台阶。在经历2018年前后的资本寒冬、市场洗牌后,国漫从产业到产品,成熟度都有明显提升。

就说今年的暑期档,电影、剧集反而不如国漫领域佳作频出。随着影院复工,一批备受关注的动画电影相继定档或放出新物料。网络动漫这边更热闹,暑期档各平台纷纷加码,经典回归、口碑新作……堪称神仙打架。

此前硬糖君已专门谈过一轮男频IP改编动漫,谁知赶在后半场上线的“上古大IP”——《镜·双城》也表现不俗,上线首日位居骨朵播放量日榜第三名,豆瓣开分高达8.6。

《镜》是“新武侠”女神沧月代表作,其笔下的云荒大陆比肩“九州”,堪称华语第一女性奇幻言情故事。2019年《镜·双城》的真人版选角掀起了不小风浪,也让这个IP在很多“老人”心中复活,更让00后通过80后、90后的讲述,知道了当年的故事与天马行空的想象。

如今李易峰、陈钰琪版的《镜·双城》真人剧还未播出,倒是动漫版先声夺人。该动画由腾讯影业、企鹅影视出品,腾讯影业与福煦影视联合制作。除了动画本身的质感惊艳,其音乐的制作也是相当大气,更引起硬糖君注意的是作为第一出品方和制作方的腾讯影业的IP开发思路。

作为腾讯影业《镜》系列IP多形态开发的一个小前哨,动漫版不仅可以从中窥见腾讯影业对于这一东方奇幻世界的投入与期待,也充分让我们看到继《从前有座灵剑山》与《庆余年》之后,腾讯影业越来越驾轻就熟的IP开发操盘思路。

动画番剧,实力助攻IP孵化

从纸媒时代跨越进互联网时代,国漫获得了更多新机会。首先是漫画从量到质都出现较大提升,用户群体迅速扩大。此后,在视频平台的扶持,以及网文、网漫IP的滋养下,网络动画也渐成气候。根据艾瑞咨询核算,2019年泛二次元用户规模达到3.9亿人,漫画市场规模达到22.5亿元,动画市场规模将达到164.6亿元。

由于早年台网受众的不同,网络动画在诞生之初就走向了与电视上的少儿动画不同的道路。创意天马行空,题材也更加复杂与全龄向。

尽管从2018年起,监管逐步规范完善,如今的网络动画(特别是3D动画)依然呈现出有别于传统电视动画的气质,在玄幻、科幻、冒险等幻想类题材的表现上,完全不输真人影视剧,甚至有着更大优势。

同时,创作成熟度的提高、市场规模的扩大,也令网络动画逐渐成为IP开发链条上的重要一环。

过去几年的IP剧浪潮,涌现了不少佳作,也留下了许多遗憾与反思。以为买了IP就买到了保障,实在太过天真。

特别是陈年IP,由于年代久远,热度不免流失,也容易与时下观众脱节,直接改为真人影视剧,大多在市场遇冷;最新的作品呢,时效性是有保障,但也会存在世界观架构不够完善、IP孵化不足的问题,仓促进行影视转化,也不能将IP价值最大化。

总而言之,在原始文本到收益最多、但投入也相对更高的真人影视之间,以其他内容形态多做几轮铺垫,逐层放大、逐步破圈,才是更稳妥的IP开发方式。如今看来,在网络平台连载的动画番剧就是一个理想选择。

2019年,《魔道祖师》《全职高手》《从前有座灵剑山》等IP剧大热,与此前动画版本的成功都紧密相关。优秀的动画版本,一能扩大小说影响力,二能更好地满足书粉幻想(特别是对于奇幻大IP来说)。

此外,动漫版为书中人物与名场面提供更加明确的视觉形象,能够令粉丝对IP产生更紧密的情感联结,也能为真人剧提供不少创作参照。

但这样的IP开发又有个新问题,就是各环节的协同,谁也不愿为他人作嫁衣裳。这也是早期IP开发中,大家缺乏长期规划和精品意识的产业结构性原因——即便做好了,后续收益也不一定在自己这里,反而抬高了成本。

而通过新文创生态将上中下游全覆盖的腾讯,是为数不多的、能够进行IP一体化、全流程开发的玩家之一。

电影质感,更重要的是国漫工业化

空灵大气的场景、细致入微的人物、张力十足的神态……《镜·双城》动画番剧每次物料发布,都会赢得更多关注与期待,正片水准也完全在线。

据悉,在这部动画上,从剧本、美术概念、分镜设计等前期制作,到主角动画表演、视效设计、成片剪辑、配音指导等技术实现,腾讯影业都深度把控并参与其中,力求建立故事、人物、世界的独特艺术审美标准。

在选择IP时,腾讯影业已经明确了奇幻的《镜》系列是一个非常适合由CG动画进行诠释的作品。同时,云荒大陆、六大种族的设定,以及庞大的人物群像、较长的时间跨度,也令其拥有了长期打磨、多元开发的空间。

《镜》系列小说已经是十年前的作品。为了唤回书粉、赢得认可,同时让作品在新时代圈到新粉,主创团队在把握原作故事内核的基础之上,针对世界观、故事梗概、人物设定等进行了整合及改编,力求在番剧中表现最极致的原著内核。

目前上线的四集动画仅仅是个开始,其做法是:从原著中一个普通人视角出发,初步展现复杂的世界观以及团队为《镜》系列拟定的,独特的、差异化的东方审美,以此检验观众的接受程度,并结合反馈去调整后续作品。

除了投入量级不同,腾讯影业方面透露,《镜·双城》与目前市面上动画番剧的开发流程也有所区别。

许多番剧前中后期都由同一团队承包,或者是在有一定文本的基础上交由外部承制。而《镜·双城》是由腾讯影业主创团队确立作品的风格特点,并在原著梳理、文本开发、视听开发等各创制环节明确及输出完整一套有关故事、人物、世界的标准体系(可以理解为是动画作品的制作“说明书”),再与理念一致的外部合作伙伴联合制作,确保作品在剧本/表演/画面等风格的独特点及统一性,为动画的长线开发奠定基础。

“动画项目是系统工程,会有两三百号人参与进来。只有每一个环节的人都建立起共识,才能保证它是统一的。”腾讯影业方表示,为此,他们不仅要求美术团队创作了大量具体的色彩气氛图,以指导中后期特效的制作,还为人物建立了动作库、表情库,令其动作神态拥有独特且统一的风格,不至于因创作人员更迭等外部因素出现人设崩坏的情况。

国产动画近些年来蓬勃发展,佳作、人才不断涌现。但遗憾的是,许多爆款的背后是年轻创作者十年如一日的举步维艰、用爱发电。真情热爱固然动人,但项目的开发周期、更新频率可以说极不稳定,从业者的工作状态也得不到保障。我们时常能听到一些曾经备受肯定、粉丝都在期待续作的团队,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就散了。

国漫想要真正起飞,势必要完成从小作坊向工业化的跨越。在《镜·双城》项目上,腾讯影业对于电影开发流程、创作理念、表现手法的借鉴,对于工业化概念的建立与强调,对国漫行业都有积极促进作用。

不孤立做影视,国漫的跃迁机会

自成立之初,腾讯影业就确立了“不孤立做影视”的思路,一方面广泛结合业内力量,另一方面以IP为中心,探索内容在文学、动漫、影视、游戏多种形态之间、以及线上与线下之间的互动。

如《我们的西南联大》剧集与“我们的西南联大”主题游学线路联动,前置性探索文旅融合新模式。2019年的爆剧《从前有座灵剑山》与《庆余年》,一个是基于网文IP的真人剧改编,一个是剧游联动,实现IP的多领域共生。

《镜》系列也不例外,腾讯影业逐步对这一自有IP进行了动画、游戏及有声读物的多形态开发。

此前的同名有声剧,就为动画番剧的播出进行了有效预热。而作为小说首度视觉化的动画番剧的成功,也成功唤醒了这一沉睡十年的优秀IP,将极大带动外界对于其他版本的关注。腾讯影业这一步棋,走得还是相当稳健的。

不难发现,随着新文创生态的深化与扩容,腾讯体系内文学、动漫、影视等业务的融合已变得更加高效畅通。2019年,《从前有座灵剑山》与《庆余年》热度口碑双收,颠覆男频大IP改编魔咒。如今《镜·双城》动画番剧,彰显了国漫制作的顶尖水准,也展现出超出同期的IP开发理念,是腾讯影业发力主投主控及对内容把控能力的又一力证。

动漫既是扬声器,也是试金石。在这个意义上,希望长线孵化IP的大公司,势必会对动漫加大投入。而这,也将推动国漫的新一轮精品化进程。

动漫资讯

《阿里巴巴与神灯》曝光“萌者无敌”海报 8月29日超前点映开启

2020-8-27 13:26:34

动漫资讯

国产动画电影《木兰:横空出世》发布最新剧照

2020-8-27 13:27:3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